喜月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一生,湖盼雨,喜月,三八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白茶同我说了许多以前的事儿,说得累了,却没提黑鹰最后如何,到底有没有等到他?而白茶说话的神态带着伤感,看样子是没等着,恐怕是死是活也不知情。我更好奇白茶还爱他吗?白茶还是爱的。至于爱黑鹰什么,她觉得爱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理由,爱他的好、他的坏,就算没陪她一起过下半生,她还是爱他的。

我没有告诉白茶,我曾在酒吧附近见过黑鹰。那天他和几个同伙儿揍了一群混儿,应该就是到酒吧里闹事的那伙人。而黑鹰是认得我的,很多事儿他怕给白茶带来麻烦,让我什么也别和白茶说。我答应他了,我想这男人还是爱着她的,以他的方式爱她,以不同的形式和她在一起。

我突然想起今儿的来歷,问道:「九儿呢?有说何时回来吗?」

白茶摇头。九儿给我的最后一封信,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,信末留下勿念二字,我以为只是个随笔的问候,可却是长年的等待。从前他们在这铁屋里看向外头湖畔的白茶时,她曾问过我:「若是我哪天不见了,你也会等我回来吗?」

「会。」我告诉她。所以毕了业那年,九儿说要自个儿一人到处闯闯,看看外头的世界,我没阻拦更没说要一块去。因为我告诉她,等她累了就回来吧,我会等她。

但是九儿没有回来。想她的时候,我会去酒吧怀念以前有她待过的地方,或是来这湖畔看看她的足跡,偶尔望着白茶,在她身上寻找九儿的影子。

白茶说我这人特别执着,这点跟她自己很像,也许这就是我们这种人的悲哀吧!

白茶睡下后,我独自离开,回到了自己的租屋处,由窗外探去,邻近的房子都睡着了。我在书桌上点了根蜡烛,与夜里唯一的烛火相伴,随手打开一本册子,一笔一纸,将过往娓娓烙下。

??

每年白茶生日这天,她都是不过的,也没人同她过,她会喝得酩酊大醉,像是给自己庆祝,然后她会朦胧地看到有人给她切蛋糕、煮长寿面,再一起游湖,飘在湖面上,浮浮沉沉。今晚大雨来的时间比气象报得早了,雨滴大力地击在白茶的身上,那些蛀了巢的空穴正被雨水填满,污浊的湖水席捲而来,漩涡拉着她往下拽,让她无法喘息,她在挣扎,在湖水里挣扎。不知打哪来的一股劲把她冲上了湖畔,她的旁边是那丛开得茂盛的白茶花,眼前浮现了他的身影,却逝去的快。白茶以为自己做了梦,蹣跚地爬了起来,朝那影子奔去,但她赶不上。震雨迎面扑着,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,她只管朝前急跑,摩托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妓子谢听奉

一渠清水

疯批哥哥强制爱

降雨

逃离深渊

什什子

路灯与月 (出轨1v2)

奶茶续命

爆乳教师

小鲨鱼

住在老鼠洞里的米娅

一只黑色野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