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月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盼雨,湖盼雨,喜月,三八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日子还是照样过,黑鹰也几乎是搬进了白茶的铁皮屋,吃住同行,每天看着同一片的湖,一样的她。她的妹妹九儿到了週休假日没有忙活儿,偶尔会去找他们,说着胡同里的大小事儿。大伯过完了年便回去与红姨过日子,那会儿却是大伯挨着头求红姨放他进家门的。红姨还在胡同里开张了捲发事业,左邻右户的太太小姐们都找她烫头,就在那儿巷内坐了一排的烫发姑娘,成了响噹噹的活招牌。九儿在学校的时光也是怡悦,啃书度日是最恬适不过的。

雨过槐夏,黑鹰的大佬已多待了几月老家,是时候回巢,成了兄弟们接风的日子。那天又是白茶的生辰,黑鹰没法接她下班,只能自己走路回家,于是约着假日一起游湖补上一回庆祝。隔日白茶以为睡醒了就能见着黑鹰,屋里却半个人影也没,用了寻呼机找人也没有回应,她有些担心怕是出了事儿,可想的也许忙着,便等了一天。

几日中,白茶会到黑鹰可能出现的地方寻过,或是他们兄弟会出没的地盘,还有他的住处,留有一朵未乾枯的白茶花,上面的一瓣溅了红渍,屋内依然没见着人儿。待到他们约定的假日,湖畔只留孤影,一丝期待也是消磨着。该盼的人没盼来,却盼来了一场雨。这雨来得突然,她没想躲的意思,一身浸溼,黏腻又泛着恶臭倾泻整潭湖水,强压地扣问阴鬱不欢的性子,原为平静的湖面受着雨落的肆虐,就这样浪涛滂薄。

大雨不是渐渐倾小,是去的突然,天地之间也没有拨云见日,厚重的潮湿压着她喘不上气,白茶没胆掉泪,怕是掉了就回不去了,她是信他的,因他从未食言过,信他的话,信他的人。所以她会等,等他回来。

??

她病了,全身上下像是爬满了虫子,往她的肉里骨里死命地钻,千百疮孔任由牠们蛀巢,一直到躯壳大半残缺,高烧仍持逼未退,好在九儿来了,替她照看着身子,也让大夫给瞧过,说是身体溼气太重又感染了风寒,哮喘症恐再復发。九儿平日还得上学,可又放心不下她来,这样照看下去也不是办法,便和红姨打着商量,把白茶接回来住,白茶是不愿意的,她怕要是黑鹰回来了没能见着他。

「哎呦,我的姑奶奶行行好吧!你的身子要紧!身子是有来得那野崽子重要吗?那男人不管你了,你也得管管自己呀!」红姨对她嚷嚷。

「他不会不管我的。」白茶冷着消瘦的脸子,面无表情道。

红姨接着又说:「听着,我不管他现在管不管你,今儿我是管定你这身体了!这湖边的房子溼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妓子谢听奉

一渠清水

疯批哥哥强制爱

降雨

逃离深渊

什什子

路灯与月 (出轨1v2)

奶茶续命

爆乳教师

小鲨鱼

住在老鼠洞里的米娅

一只黑色野猫